网站首页 >  名人访谈 > 详情

盛世放歌 梨园情深

2016-02-05 09:30:07
 
个人简介:

史进,高淳桠溪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第九届青年联合会委员,民盟南京市委常委,文化总支主委,南京市第十一届人大代表,南京市十二届、十三届政协委员。任职于南京市文联,现任南京市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从小痴迷戏曲,擅长越剧和锡剧演唱,扮相俊美、嗓音甜润,有“江苏越剧王子”之称。演唱起京剧、沪剧、黄梅戏、苏州评弹也韵味十足,同时擅长主持和编导,先后策划组织了《江苏电视台98新春戏曲晚会》,获得广电部星光奖二等奖(一等奖空缺),《江苏省十佳票友电视大赛》、《纪念越剧诞辰100周年全国越剧名家演唱会》,导演了《建党90周年全国戏曲名家演唱会》、《南京市第二届文化名人颁奖晚会》、《梨园春早—戏曲名家大反串》等数十台大型晚会,是一位又红又专的金陵戏曲名家。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史进老师,听他讲诉与梨园的深深情谊。

记者:史老师,您好,能采访到您很高兴。据了解,您原先是一位高淳本地的中学教师,是什么机缘让您走上了专业戏剧艺术的道路?

史进:你好,非常高兴能接受《今日高淳》的采访,离开家乡整整20年了,家乡的文化建设和经济建设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高淳人无比自豪和骄傲,祝家乡和人民越来越好!我1983年毕业于镇江师范学院(现在的江苏大学),同年分配到桠溪中学任教,那时教学任务非常繁重,我一周有20多节课,还担任三门课程的教学工作,但是我心中一直有个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戏曲工作者,在舞台上发光添彩。课余时间我在操场上跑圆场,在双杠上压腿练腰,在宿舍里练唱。机会总是属于有准备的人。1984年,全县举办文艺调研,我一举夺得一等奖,慢慢被领导和专家认可,借调到文化馆参加当年的南京市和江苏省小戏调演,我主演了两部锡剧小戏,获得了市级金奖和省里的三等奖,此后又多次代表高淳参加各种演出,最后终于梦想成真,我被调入高淳文化馆工作,开始了我的漫漫文艺之路。

记者:您对戏剧的痴迷和您走上专业戏剧艺术的历程令人惊奇和崇拜,能谈谈您的艺术历程中让您最难忘或最有感触的一件事情吗?

史进:我从小喜欢戏曲,五岁就登台演唱现代京剧了,那时我骑在大人的肩膀上随着宣传队到处演出,每次站在凳子上为大家演唱,都能获得观众的欢呼和喝彩,有“戏曲小神童”的美誉。我曾有多次机会考入专业戏曲团体,但由于家人的反对而作罢,在那时“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声中,我挤在茫茫的学子队伍中苦苦追寻大学梦,但是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对戏曲艺术的一往情深。于是,我上课时用耳机听各种戏曲广播,尤其是上海台的乡音广播,一面学着吴侬软语,一面收听各种戏曲,由于悟性高,我学起戏来很快,同学们都叫我“戏疯子”、“戏痴”,正因为这样的痴迷我才有了较大的长进。1988年5月,江苏举办金陵音乐节越剧大赛,当时有几千人报名,我一路过关斩将,从初赛、复赛进入决赛,当时抽签抽的是1号,一般来讲第一个出场的选手肯定吃亏,没想到我唱完《何文秀—访妻》那一段,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商芳臣和筱水招等几位老艺术家竟给我打了满分10分,这样到决赛结束我的分数都遥遥领先,一举获得最高奖“特等奖”,赛后商芳臣老师拉着我的手说“侬尹派唱的老好,我要向尹桂芳老师推荐侬”,果然,尹桂芳来南京之际商老师带我去了尹老师下榻的酒店,尹老师听完我唱了尹派的几个代表剧目选段后当即拍板愿意教我,之后我多次去上海尹老师家学戏,老师的精心辅导使我受益匪浅。尹老师不仅将她的录音盒带、剧照赠送给我,鼓励我好好学戏,还推荐我去浙江越剧团,虽然我很想成为专业演员,但为了家乡领导的知遇之恩,我选择留在了高淳,为家乡的文化建设做些贡献,为了更好地追求戏曲艺术,我把名字史新华改为史进,鼓励自己在艺术道路上披荆斩棘、不断前进。

记者:您有“江苏越剧王子”的美誉,又在越剧、锡剧、沪剧、京剧、评弹表演等领域均颇有建树。您最喜欢的戏剧是越剧吗?哪一代或哪一位戏剧艺术家对您的影响最深、最大?

史进:由于商芳臣老师和尹桂芳老师的抬爱和关怀,我的越剧演唱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先后获得了华东20城市越剧大赛男小生的榜首,江苏“容声杯”戏曲大赛越剧组第一名和全国越剧卡拉OK大赛二等奖等十多个奖项,被观众誉为“江苏越剧王子”,后来我还参加了上海音乐学院的声乐函授,进一步提高演唱水平,江苏音像出版社为我出版发行了《江苏越剧王子史进——越剧小生唱段精选》CD和盒带,扬子江音像出版社也邀请我和众多锡剧名家联合出品《锡剧名家名段VCD》,慢慢在江苏和南京戏曲界有了一定的影响,1996年被南京市文联作为特殊人才引进,成了南京市戏剧家协会的掌门人。我虽然最爱越剧,但是对京剧、锡剧、沪剧和苏州评弹等艺术也非常的喜欢,也经常演唱一些代表剧目,得到专家和戏迷的认可。这一切虽然有我个人的不懈追求和努力,但我永远感谢商芳臣和尹桂芳两位越剧大师,没有她们的知遇和抬爱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永远缅怀和感谢她们。

记者:您是搞行政工作的,平时登台演出的机会并不多。但您无论是唱还是表演,艺术造诣均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并得到戏曲专家们的一致肯定,您认为得力于何?

史进:调入南京市文联工作以来,我如鱼得水,一面虚心向艺术家请教,一面抓住每一次艺术实践,像海绵一样汲取营养,丰富自己的艺术涵养,虽然演出不是很多,但是我珍惜每一次的演出机会,努力用最好的状态向观众汇报,平时一有机会我就扎在练功房里刻苦地练功,还向小生名家詹国治和张志强两位老师学习身段和表演。艺术上没有捷径可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正因为平时的刻苦训练和勤奋,我的演唱和表演水平才有了较大的提高,才会被更多的专家和戏迷认可。

记者:我们都知道,随着社会的发展,多元化是潮流,戏剧逐渐从社会舞台的中心被边缘化应当说是不争的事实,您对此怎么看?

史进:随着社会的发展,多元文化的侵入,戏曲艺术也和其他高雅艺术一样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演出市场也有一定的萎缩。近几年中央提出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号召,各级文化部门对传统戏曲艺术也有了足够的重视,从中央到地方都相继出台了关于扶持戏曲艺术的传承和发展的若干政策,我觉得戏曲艺术的春天就要来了。

记者:戏剧在今天除了传承,还有什么新的意义?它会长时间在一个相对小众的范围内继续生存、发展、提高,还是进一步式微,最终消亡?

史进:戏曲艺术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传承和弘扬民族艺术有着非常大的意义。我曾经出访过好几个国家,每当我们的民族戏曲艺术在国外的舞台上亮相,都能赢得满堂的喝彩和掌声。在国内,虽然戏曲的生存环境不是太好,戏曲演员和戏迷也是个小众群体,但是他们很享受。近几年我们也经常到大学里举办戏曲讲座,为普及戏曲知识和培养青年观众做了很多事情,可以这样说,经过戏曲工作者和戏迷的共同努力,戏曲艺术不会消亡,但是任何一门艺术只有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地创新和发展才会更有生命力,戏曲艺术需要薪火相传,培养戏曲人才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忘了戏曲观众的培养,戏曲演员和观众就是鱼和水的关系,要同步发展,只有这样我们的戏曲艺术才会更加的繁荣,才能更好地传承。

记者:您是从高淳走出的戏剧艺术家,高淳人民好像很热爱戏剧,逢年过节,喜庆大事,都有可能请上戏班子连唱几天大戏,但是高淳人看戏好像看热闹图喜庆的居多,真正懂戏剧、爱戏剧的多么?您如何看待戏剧与乡村人们的这种关系?

史进:高淳山清水秀、人杰地灵,高淳人特别喜欢戏曲艺术,这一点我深有体会。逢年过节,唱大戏是必不可少的,很多专业院团也特别喜欢到高淳演出,这里的人民很善良很热情,虽然看戏的农民弟兄有的看热闹,但是懂戏的、看门道的也不少,有不少是老戏骨,很多专业演员到高淳演出都说不敢懈怠。戏曲艺术来自农村,在城市中汲取营养得到发展,在农村戏曲有着广阔的空间和需求,作为一名戏曲工作者更应该扎根生活,到人民中间去,尤其是到农村为农民兄弟演出,才能更好地服务于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

记者:2009年,您的“盛世放歌梨园情深”表演艺术专场在南京紫金大戏院隆重举办。您刚柔相济、高雅脱俗的唱腔博得了满堂彩。不久的将来,我们还有机会欣赏到您的专场表演吗?未来,您有回来家乡高淳开专场的打算吗?

史进:2009年11月8日在南京紫金大戏院举办了个人专场,当时的场面我至今难忘。将近三个小时的演出,观众座无虚席,走道上都挤满了人,观众的欢呼声和热情的掌声以及百余个花篮和鲜花,更有越剧名家竺小招、陶琪甘当绿叶为我配戏,戏曲名家范以程、卞雁敏、孔爱萍、董源友情助演,增光添彩,为演唱会留下了很多亮点。举办演唱会既是回顾和总结,也是展望和期盼,我又找到了新的起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工作重心也将慢慢地转到服务和辅导,当然有合适的演出机会我还会给大家汇报和展示,目前也没有回家乡开专场的打算,但是家乡人民需要我,我一定会回到家乡向父老乡亲汇报,为家乡的文化建设做出我应有的贡献。

值此新春佳节到来之际,我要给家乡的父老乡亲拜个早年,祝大家猴年大吉、万事如意!祝家乡越来越美,更加繁荣昌盛!
(郦慧慧/文)


 

300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