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人访谈 > 详情

放慢身心 放飞梦想

2015-12-02 16:41:41

个人简介

许晓峰

1966年出生于闽南古城泉州。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1992年创办龙声娱乐有限公司,先后成为华纳、BMG、索尼等国际唱片公司版权代理商。担任华纳唱片中国公司总裁期间,签约朴树、老狼、汪峰、周迅、金海心、孙楠、那英、叶蓓、达达乐队、张亚东等艺人,成为内地原创音乐领军人物。2006年回母校任教,任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研究员,后出任国家音乐产业基地总裁、北大青鸟音乐集团总裁、中国大学生音乐节评委会主席。

8月的高淳草木葱郁、斑斓多姿,“2015中国大学生音乐节·国际慢城青春音乐公社”落户高淳,更是为生态优美的国际慢城掀起了一场青春音乐风暴!每晚,中国大学生音乐节·国际慢城青春音乐公社在高淳老街、得半庄园、桃花扇广场等处轮番上演着激情的狂欢音乐派对,点燃了市民们夏夜的热情,也为慢城的标签增加了一个音乐符号……

昨日上午,在一场高水平的全国大学生音乐PK赛结束后,我们终于在武家嘴热带风情谷如约见到了这位承载着将校园音乐与慢城理念融合在一起的中国殿堂级音乐人——许晓峰。

记者:许老师您好,首先非常感谢您带领您的团队来到高淳,并将“青春音乐公社”驻扎在国际慢城。您当初是怎么选中高淳作为大学生音乐节的举办地?

许晓峰:

我一直都在为大学生音乐节寻找一个合适的暑期训练营。我希望全国各地的孩子能够在这个训练营里完全褪去他们在社会上的浮躁与虚华,回到非常原始、自由的状态,让他们释放自我,挖掘潜力,在自由创作中表达真正的自我。辗转北京、武汉等地,却没有发现能够满足我们需要的场地。

当我来到慢城,看到了古色古香的木屋、绿色如茵的草坪和青山秀水,看到这里的风土人情,感受到这里的江南风韵,我感觉,这儿真是太美了!这样和谐而质朴的生活方式与我理想中的音乐乌托邦简直不谋而合,这不就是我梦想中的青春音乐公社吗!所以一下就走不动道了,立马就决定,怎么着就在这儿了。

记者:谢谢许老师对高淳的厚爱,我们了解到您对高淳地方文化和音乐的关系有自己的见解,能和我们谈谈吗?

许晓峰:

南京是著名的六朝古都,文学艺术底蕴深厚,音乐也不会例外。高淳作为南京区域内一方古老而文化内涵丰富的区域,拥有着她独有的魅力。高淳有保存完好的明清老街,更有别具一格的戏曲音乐,令人赞叹。

我个人认为,慢城模式是未来社会发展的一个方向。当人们的生活水平、经济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显现出来,像欧洲现在就是典型的慢发展、慢生活。我认为,高淳既有历史的沉淀,又有全国首创的慢发展、慢生活的新的城市理念,她未来的发展一定会有奇迹发生。我们能在高淳运作音乐节项目,深感荣幸,我们愿意伴随着这方奇迹的土地来做好我们的工作。

记者:青春音乐公社落户国际慢城,未来几年大学生音乐节也将在高淳举办。那您理想中的音乐公社是什么样的?

许晓峰:

我对青春音乐公社的定位是三件事。第一,我要把它打造成未来中国校园音乐的孵化器。下一代校园音乐人都将从这里走出去的。

第二,我要把它做成校园音乐的朝圣地,在这里建成中国校园音乐博物馆。当年的校园音乐在抗日战场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首《义勇军进行曲》激励了多少人上战场,这是功不可没的。所以,中国校园音乐博物馆一定是这样的一个高度和历史厚度。我们将从最早的聂耳、冼星海、田汉的那个年代开始梳理,到台湾校园歌曲、中国校园民谣……一直传承下去,让大学生到校园音乐博物馆感受这种精神。

最后,我要将青春音乐公社做成中国大学生暑期旅游的目的地。让大学生们知道一到暑期这里就有音乐、有导师,大家都可以来玩音乐、踢场子,他们背着包搭着帐篷就来了。这是我们已经着手在做的三个方向,我们一定要和高淳长期合作,把国际慢城青春音乐公社变成三个功能合一的集产地。

现在的校园音乐,在过去“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已经完全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我们今天要做的是重新找回校园的灵魂,重新找回大学的个性,大学的思想。我们作为音乐人,有义务和责任来复兴中国的校园文化,中国的校园音乐。

记者:我们知道,现代音乐的一个特点就是快节奏,而我们高淳却是全国首个国际慢城,提倡一种慢节奏、和谐质朴的生活方式,您认为这两者之间有矛盾吗?可以结合吗?

许晓峰:

音乐的快节奏不代表快生活。当你要去听一场音乐会的时候,一定是积累了很长时间,约上你的朋友,来到那个地方,等着入场,开场。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刹那,你整个人是释放的。那是回归心灵,回归自然的一种感觉。

音乐是律动,律动是人的脉搏和血液的流通。人为什么对音乐产生兴奋?那是因为音乐和脉搏、血液搭上了节拍。这种快节奏和慢城是没有矛盾的,是契合的。因为他们是在一个非常缓慢的生活节奏下来到这里,感受一个小时的激情。这是内心的激情,是释放。我觉得,两者是没有矛盾的。在大自然,你可以尽情去释放自己的激情,这种大自然的生活其实就是回归本真,忘我地去陶醉,这和慢城的理念是吻合的。接下来,我希望能将新式的农耕文化与放慢身心的、乌托邦式的慢城文化与音乐结合,两者的结合一定能碰撞出火花。

记者:这已经是大学生音乐节的第三周了,您作为导师,对学员的表现有何评价?

许晓峰:

今天他们的比赛环节我看了,可以用欣喜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这帮学员的改变令我惊喜。三周前,他们脑子里都是《中国好声音》的那种比赛状态,想的是我得怎么模仿,我得怎么飙高音,怎么激情表演。我全部把他们打碎,告诉他们,你要回归自然、回归自我、回归个性,你要去表达自己的生活。从这几天的演出和比赛看来,大家都找到自己了。这说明,慢城这个地方的氛围还真是能让大家放慢自己的身心。因为,音乐不是矫揉造作,不是无病呻吟,音乐一定是有感而发才能产生共鸣,只有在自由状态下创造表达出来的音乐才是最感人、最打动人心的。我一定要求学员在这种氛围下创造和学习。

目前为止,已经有一半的学员表演的歌曲是原创音乐,我很开心。因为,校园音乐的本质是原创,它和酒吧音乐、选秀电视节目有很大区别,没有原创就不存在校园音乐,校园音乐是一代一代的大学生他们不断感受自己的生活的体现。他们歌唱自己的理想,歌唱自己的爱情,歌唱自己的友情,甚至对社会有批判,这才是大学生。我要让诗性回归校园,让音乐回归灵魂。有灵魂的音乐才是言之有物的、有内心表达的,这才是大学生的音乐,而不是多么有技巧。像高晓松、朴树、汪峰等这些人的音乐都是这个特点,他们的歌词就是一首诗,表达一种灵魂上的追求。所以,这才是校园音乐的特点。

在青春音乐公社,我要让学员们放任自由,野蛮生长,有机的生长才是最宝贵的。待到成熟后我们再站在专业角度进行采摘,进行深加工。最后是酿成果酱还是做成酒,那是未来的事情,现在不要让他们去想那么多。

本报记者:郦慧慧邢唯

36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