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人访谈 > 详情

禅心润笔墨更香

2015-12-02 16:38:25

未见心田先生之前,先欣赏到了他的书画,扑面而来的空灵与简洁,其书收放自如,遒劲骨力隐于俊逸行间,画作则着墨不多,恰在似与不似之间,颇具禅意。后来得知,心田先生多年来笃信佛教,并曾“闭关”三年修习佛法,以一颗佛心观世情、作书画。今观其抄经,落笔轻触,俗气皆无……

个人简介

心田:原名张健,别号继田居士。1963年生,高淳东坝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师从国画大师陈大羽先生。其作品在国内外多次获奖,书以行草、篆为优,并研究现代书法,画以鹰、鸡、鱼为擅长。2003年心田在北京举办了个人画展,同年受邀为人民大会堂北京厅、北宴会厅和钓鱼台国宾馆作画,其作品现已被毛主席纪念堂、中南海、天安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全国人大、政协,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众多海内外博物馆和著名人士收藏。现为中国艺术家协会书画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徐悲鸿艺术研究会研究员、江苏教育学院教授。

幼年承家学

苦练显天资

谈心田的作品不能不提到他童年及家学。心田的祖父是一位臂力过人的民间蛇医,父母是教师,父亲张道胜是以画“丹青雀竹”在当地小有名气,有“江南一竹”的美誉。生长于这样的家庭当中,习武练字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心田自幼喜欢用长毫,一次与友人游黄山的屯溪老街时,在一家笔墨店相中一“羊毫长锋”,锋长3寸,十分罕见。当即爱不释手,把玩中与店内老者讨价还价。那老者说:“如能沾一次墨写三个字,则免费送一支笔,分文不取!”言谈间颇有看不起这个年轻人之意。心田二话不说,当即取笔润墨、运气、行笔,一笔写下了两首唐诗。老者见心田字字用墨至精,达惜墨如金境界,知是遇到笔主人,惊叹之余悉数将另藏两只上好长毫全部奉送。

这令人叹为观止的功夫当然并不是轻易得来。在天资和勤奋之间,心田更看重“勤”字,因为天资不可求,而勤却能补拙。心田5岁开始练武,习武的功力自然而然渗透到了他后来的书画创作中,每次提笔,他必是笔悬于腕,落笔时则以最大功力气贯而出,有时用气到极致,宣纸随即被笔锋划开,搁笔后无论冬夏,后背都会汗津津。心田接触书画艺术比习武还早,那时候他跟随在父亲身畔练习书法,常常是父亲在宣纸上挥毫洒墨,而他则蹲在地上以水当墨在方砖上写写画画,暑去寒来,从最初的毫无章法,到甲骨、篆、隶再到行、草,苦练勤学加上父亲的悉心指导,心田的书法艺术大进,在县里举办的少年书画大赛中力拔头筹,其挺拔浑厚、老道苍劲的书法让人无法与当时的小小少年联系在一起。

2003年为人民大会堂北宴厅作画

人生历坎坷

翰墨澄心境

高中毕业后心田因为几分之差没有考上大学,开始从事陶瓷设计工作,次年,心田考入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后,心田并没有马上从事书画艺术创作,而是出人意料地返回老家到一家政府直属公司任职,负责经营和管理,在短短的两年内心田发挥了做企业经营的潜质,将原始投资翻了一番。世事难料,公司后来因为国家宏观调控等政策原因破产,各种问诘纷纷涌来,心田深感人情冷暖变化无常。

1993年到1995年,心田把自己封闭在城郊租来的一所小房子里,几乎是足不出户地给自己关了三年禁闭,反思自己。这期间他回归了最原始的状态,习字就在水泥地上用清水练,作画则用旧报纸,他还阅读了大量史书和佛教经典书籍,在不断地反思和阅读中,心田那经历了狂躁和失落的心渐渐清净明朗起来,他为自己取名“佛子”,自此顿悟,不再东张西望,开始心无旁骛地钻进书画艺术世界。

心田为了艺术创作,进行了不定居的漂流生活,他走遍了祖国名山大川,但给他印象最深,也最有震撼力的,还是新疆。在没去新疆之前,他有很多想象,除去对大漠戈壁的向往,及至真的到了那个地方,他立刻就迷上了那里——大漠长天,戈壁荒滩,独特的喀斯特地貌,淳朴的民风民俗。他流连忘返,创作了大量作品,他的作品充分体现了文气、静气、大气之境界。有评论家评论心田这些作品时,称之为“游弋于传统与现代之间,但笔墨却深植于传统根基之内。”

金鸡展魅力

笔墨通禅心

心田善画鸡,引颈高昂的鸡,昂首阔步的鸡,转首挠背的鸡……各种各样的鸡他都画过。在传统中国文化里,金鸡报晓、鸡鸣富贵,鸡是吉祥的化身。鸡具备文、武、勇、仁、信五德精神,画鸡不只是对动物的单纯描绘,而是将动物拟人化,赋予它们生命的力量。心田笔下的鸡,可谓是朝气蓬勃、憨态可掬、神情稚嫩、悠闲自在。寥寥数笔,一只雄鸡跃然于纸上,栩栩如生,风格迥然。画品如人品,心田强调画的精神,他将这种精神状态解释为人性化和生命力。

多年来,心田不争虚名,不贪功利,静心创作,潜心追求艺术的真谛,成就卓著。观其画作,无论是人物、花鸟,还是山水,都清新扑鼻,禅意十足。作品一向给人以大气磅礴、简约凝练、幽静淡雅之感,他善于通过水墨渲染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他的画悠远空灵,又隐隐透着古意,自有一股超然之气。为了提升自己的书画艺术,几年前,心田潜心抄经,在佛学中参悟修行。心田说:“书法不同于一般写字,从磨墨、执笔到下笔,都必须专注,不可轻忽。因此,在文字书写当中,即可收摄精神,达到一个静穆的境界,身心安泰舒畅。所以,书法更是一种修行方法。”

乡情入画境

禅意润心田

好的书画作品不是写画出来的,而是由心从笔端流淌出来的情感。心田的忘年交好友、中国著名书画家、美术教育家、金石篆刻家黄养辉大师(徐悲鸿的高徒)90高龄时曾给予心田高度的评价:其书追弘一禅意之境界,画学八大笔墨之神韵,属食古能化者。心田写书绘画时,心静、势大、有虚空一切之感,用气行笔,因势生形,形气互补,心到、笔到,出神入化。观其作品,清雅高古、简洁含禅意,有脱俗之气,融入在物象和心象的表现之中,具有仙人对奕之势,琴萧合奏之美妙,使人有陶醉忘我,消魂入境之感,真耐人寻味……

的确,欣赏心田的禅画,平湖静波,远山近石,薄雾轻烟,几株瘦硬的干枝,疏疏落落,野渡无人,闲云野鹤。清空明洁、纤尘不染,虚虚实实,清幽淡远,与其说他表现的是画境,不如说是心境的再造。而这种平淡天真笔墨给人一种以素净至美的艺术意念,也给他们的山水画带来相当浓厚的禅味。

“创作离不开人文精神的注入。”心田说,“高淳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其独特的山湖资源,一直是文人墨客们创作的源泉。从小时候起,历经沧桑的胥河、古韵犹存的老街和巍巍游子山、汤汤固城湖一起,都是我写生的素材。《易传》云:‘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也就是说,圣贤之人借助具体存在的形象,充分表达胸中的意念或思想感情。在我看来,这种形象是自然之物的形象,更是以笔墨为依据与自然之物的形象之质相契合的一种物态化的结果,这种物态化所呈现出的最终结果就是作品。”不得不承认,如今他的作品中所传达的意,或者说思想情感、志趣修养,无不与家乡高淳的风物存在不可分割的联系。也许,这就是所谓以形媚道,澄怀观道吧!

(邢唯)

69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