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人访谈 > 详情

宁静致远修书艺 笔墨常新始成家

2015-12-02 16:36:09

个人简介

曹勇,高淳漆桥人。当代著名书法家、画家,现任中国金融书画院副院长。作品在国际孔子文化节中外名人名家书画展、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周年中华名人书画展、中日书画交流展、狮城国际书法展等大型书画展展出并获奖。作品和传记被《中国当代美术家书法家汉英词典》《当代书法家传记》等数种辞书收录,《人民画报》《中国青年报》等报刊画册曾专题报道其艺术成就。

1955年,他出生于高淳,从小酷爱书法;1970年,他中学毕业参军入伍到河南,书法上崭露头角;1989年,他转业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忙中取静研习书画;1994年,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首次书法艺术展,展出作品八十余幅;1999年,44岁的他提前退休,全心开始了自己的艺术之路。2007年,他悟出“写”画风格后被邀请到江苏省国画院举办了山水画展……2015年,他回到故乡这片热土,将在这举办他的个人书画展。他,就是著名书画家曹勇。

日前,记者有幸采访到曹勇老师。他丰富的人生经历、深厚的人文修养和风雅的气质吸引我们随着墨香走进了他的艺术世界。

高淳,是一方物华天宝、钟灵毓秀的佳地,也是一块出落文化名士的沃土。从这里走出去的游子遍布海内外,许多人在不同领域取得了卓越成就。尽管他们距离高淳很远,但他们的心一直牵记着故土。为展示他们的风采,搭建起游子与家乡联系的桥梁。本报策划开设《今日有约·高淳游子》专栏,让我们倾听他们情牵故乡尤其是体悟文化的赤诚心声。

1

记者:

曹老师您是从我们高淳漆桥走出去的书画家,家乡人都为您自豪,能和我们讲讲家乡的风土人情和童年求学经历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曹勇:

高淳给我最深的感受就是秀气、细腻。我的书法前期讲究的就是灵秀,后来我到北方当兵,就把江南的灵秀和北方的粗犷结合起来,形成了自己书画作品特有的风格。

要说高淳对我的影响,其实就是小时候生我育我的村庄和我祖父母对我的影响。我的祖母具有高淳人特有的秀气与灵气,她常拿着白描笔画牡丹。因为喜爱书法,我经常在屋外的青石板用笔沾水练字,祖母一直陪在身边,那段时光是美好的。后来上了小学,因为字写得好也经常得到老师的夸赞,邻里相亲见到我就夸:“这小孩字写得好!”也因此,我对自己文化课的要求也比较高,成绩一直很好。

爷爷是做陶泥罐的民间手工艺人,在上小学期间,我还跟着爷爷学会了另一项本领:做“窑活”。说来也奇怪,在爷爷的指导下,我头次做就把握了要领,做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小火炉。这可把爷爷乐坏了,他高兴地说,以后我就掌握了吃饭的本领了。我想,艺术是相通的,做“窑活”其实也是艺术的一种。因为字写得好,自然做起“窑活”来也不差吧!

2

记者:

曹老师您从事书画艺术多年,不论是在书法还是绘画方面,您一直保持着钻研的姿态,不断探索学习。如我们知道您在人物写生的练习中,曾找了上百人作为模特练习,能和我们讲讲您在画这么多的人物过程中有什么体会,这对您之后的书画创作有什么帮助?

曹勇:

画画这方面我是半路出家。画人物实际非常难,如果不经过院校的专业培训很难出彩。为了画人物,我下了苦功夫。每天早上九点,我就去茶馆找模特练习,一直画到晚上。刚开始画一个人要一两个小时,到后来只要几分钟。就样子画了上千个人物后,我豁然开朗了。人物画,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各个部位都有不同。比如说,一双手就有成千上百种姿态。所以,仅仅是一只手,你就要画成百上千遍。画人物不仅是看,更重要的是记,默记每个关节之间的距离,人物的比例、线条等等,要记得非常清楚,甚至是烂熟于心。没有夯实的基础,是达不到想要的境界的,这是要全身心投入,静下来一点点刻苦钻研的。我当时下的决心是要用十五年时间把别人三十年学的东西学会,因为别人可能十几二十岁就开始学习绘画了,但我之前这点时间“丢”了,我要弥补过来,所以我就要下别人双倍的功夫。

中国书画可以说是“老年书画”,并不是年轻的时候就能有很大的成就。书画的学习不能急功近利,需要很多的沉淀和积累,不光是书画技巧的积累,还有人生阅历的积累。就像写作一样,当到达一定境界后,你的语言是越白越好,不需要太多的修饰,这个只有人到老年,所有的都看明白了,才能达到“真水无香”的境界,去呈现最本质的东西,那才是美的。

3

记者:

您是一个实力派的书画家,业界对您的认可度很高,可以说都很宾服您的作品,但这些年来您一直很低调,为了能专心创作,您甚至在44岁时就提前退休,到现在已经二十多个年头了,我们想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动力支撑着您甘于平淡,潜心书画?

曹勇:

我提前退休的目的就是为了画画。因为打从迈入绘画这个领域,我心中就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我一定能够达到一定的高度和水平。我有充足的欲望,通过自己的想象,就能把心中所想的画出来,这对于一个作画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很多人的画,你一看,就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那些画都能够在市面上看到类似的。而我想画的是别人在外面看不到的,你现在看我的画,都是有自己风格,在外面看不到的。当然,我能达到现在的水平,也是经过千百次的锤炼。

这个夯实的基础是必须要打的,通过学习借鉴前人的绘画经验,将他们的营养吸收来,你才能够有底子。这个前期的积累是要经历千万次的训练。真正迈入里面来,我才发现这个里面的不容易,所以我选择了提前退休,潜心书画,我想看看沉浸其中后,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潜能。

4

记者:

曹老师您在艺术的道路上一直孜孜不倦地苦苦求索着,不断突破瓶颈,走向新的高度,您在这个过程中是如何忍受孤独,克服一个个“心魔”的?

曹勇:

三十几岁的时候我有潜心书画的念头,到了四十几岁,我才算真正迈入这个领域,这才真正发现,书画创作道路上坎是很多的,然后一个一个“心魔”就来了,“迷惘”就是其中之一。画到一定程度后,会觉得自己不会画,这种“折磨”是很痛苦的。曾经我为了画好山水,心无旁骛地连攻了6年,从古人、今人的一些画作的临摹,到后来,我提笔一画就会画出别人的感觉,这个坎老是过不去,那个阶段十分痛苦,但我没有放弃,后来我改变自己的思路,就到郊外去写生,到大自然中去寻找灵感,把之前学习到的别人的东西忘掉,写生回来了再反复琢磨,就这样,又过了两年,突然我好像一下子感觉到了。这种创作过程中遇到了“心魔”,你要是放弃了,就搞不下去了。

如果说是成为一个“画画的人”,那我早就是一个“画画的人”了,但是我是想画出自己的面貌来,就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我花费了几十年才做到这一点。现在我到外面去画山水,我能做到一下子提炼出自己的东西来,所以今天再看我的山水画,就已经有我的风格了,战胜心魔唯一的方法就是毅力,坚强的毅力。

5

记者:

创新是创作的生命,无论是您的书法还是绘画,欣赏起来都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您是如何做到既不重复别人,又不断突破自我,常创常新?

曹勇:

艺术要不断求通求变,不能老守着一个调子,一个笔触,一个自己画熟练的东西。其实,创新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基本功,人还是得遵守传统文化,你把传统文化学得越深,才能创作出有深度、厚度的作品。我们讲的“新”,其实在书画作品上可以说是一种“味道”的追求,没有扎实的笔上功夫、扎实的文学修养,作品就不可能有“味道”。

要创新就是要不断吸收营养,充实、厚实自己。平时我喜欢听京剧,听京剧可以带我进入另一个境界。艺术是相通的,我可以在京剧的韵味中找创作书画的灵感,等于说是借力,借音乐领域之力代入绘画的感觉。跳出绘画领域,再以音乐为媒介,找到书法的灵感。

要创新还需不断增加生活积累和体验。前段时间看电影《狼图腾》,我就很有感触,狼在置身于绝境时候的反映让我很是难忘。有时候,创作就需要把自己置于一种“绝境”中。比如,绘画中有时候我落笔后却不知道下一笔如何走,这是一种即兴的创作,需要调动自己全身心的力量去完成一幅作品,这比事先打好腹稿,构好图难多了。

我们需要经常在生活中发现美,不断寻求创作的源泉。创作是很辛苦的,但在我看来也是愉悦的。

(郦慧慧 陈阳洋)

466

相关文章